最近有爆料,“中國性學第一人”、中國人民大學性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潘綏銘教授,因“科研資金使用不明”遭到了行政處分,從二級教授降為三級教授,退休年齡也降為60歲。潘教授長期主持對中國性工作者的大型訪談,被行政處分主要是給性工作者訪談的報酬無法開發票,導致科研經費使用不明。(10月28日中國青年網)
  國家審計署2012年4月審計發現,5所大學7名教授弄虛作假,套取國家科技重大專項資金2500多萬元,8人被依法依紀查處,其中包括中國人民大學潘綏銘教授。有關方面的通報稱,潘綏銘教授承擔的由衛生部牽頭組織實施的“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”重大專項有關子課題在審計時發現存在問題。
  按理說,潘教授研究的課題並非國家機密,科研經費用在了什麼地方,應該清清楚楚。偏偏,潘教授的科研項目比較特殊,涉及對大批“性工作者”的訪談,這些接受訪談的人都是見不得陽光的,潘教授不可能讓這些人開發票、留身份證複印件。結果,“雖然有詳實訪談筆記,仍然以科研資金使用不明為由給了行政處分”。這麼看來,潘教授被處分,真是有點冤。那麼,潘教授的悲劇果真不可避免麽?
  資料顯示,潘綏銘教授是國內“紅燈區”研究的權威學者。從1998到2010年,潘綏銘教授及其團隊共定性研究過中國23個“紅燈區”,訪談過1132位“小姐”,239位“媽咪”或老闆,以及212位嫖客,出版了中國地下性產業的專著《存在與荒謬》。毫無疑問,從社會學的角度看,潘教授的研究有一定價值。
  但是,由於潘教授及其團隊調查的“紅燈區”處於法律與監管的灰色地帶,資金來往幾乎不可能像正當行業一樣正常提供發票,因此造成了“科研資金使用不明”的結果。事實上,潘教授的苦衷遠遠不止這些。年初,潘綏銘教授接記者採訪時稱“最大的危險是被小姐愛上”。潘解釋說:小姐愛上你了,你可以感謝她,卻沒辦法回報,搞不好就傷了人家的心。
  不難看出,潘教授研究“紅燈區”其實挺尷尬。儘管有一些性學專家羞羞答答甚至吵吵嚷嚷要在中國搞“紅燈區”,儘管東莞被認為事實上的“性都”,潘綏銘及其團隊也定性研究了中國23個“紅燈區”及小姐嫖客無數。但“紅燈區”在中國終究是上不了臺面的事。在公開場合,有誰敢承認中國有“紅燈區”?
  “紅燈區”小姐、嫖客、媽咪不合法,潘教授的研究就是在打擦邊球。但潘教授獲得的可是政府資助,既然現在說潘教授帶著一干人四處“尋花問柳”的科研經費使用不明,當初那些項目審批者難道“不食人間煙火”?科研立項單位把關不嚴,難辭其咎。
  潘教授尷尬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“紅燈區”、小姐、嫖客、媽咪的尷尬。“紅燈區”、小姐、嫖客、媽咪統統是非法存在,既然是非法的,依法打擊和取締便可一了百了,潘教授就沒了研究的對象,也就不會被處分。因此,說一千道一萬,還是某些地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,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讓那些污穢不堪的東西存在,最終毀了一個六旬老教授。
  文/張衛斌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“中國性學第一人”緣何悲劇收場?)
創作者介紹

pantone

bt07btpv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